?
注意:本网站域名即将改为www.nhhb.org.cn
好玩的ag视讯玩法|优惠 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航保新闻> 媒体跟踪
【南方卫视】广州一家四代岛上守塔 十多年从未一觉睡到天亮
发布时间: 2018-01-17 15:52:30

在广州南沙区珠江口岸虎门大桥航道的舢板洲孤岛上,有一座百年灯塔。



百年来,一个家族四代男丁,守护在长长的水道旁,守护着那盏指路明灯,指引着黑暗中前行的船只。


灯塔守护人


舢舨洲位于虎门水道和伶仃洋交汇处,附近多险滩、暗礁,

跑船的人称之为:“龙穴之口,虎门之喉”。



以前没有雷达的时候,外来的船只要进广州,首先要找到舢舨洲。夜间过往的船舶,都要在舢舨洲灯塔的指引下,才能安全通过。



舢舨洲上有位守塔人,附近的渔民都熟知他。



船家:

船晚上可以看到航标,看着它来航行,一到晚上就会亮灯,有人在看守着灯楼很多年了,他们是一代传一代的。

这两天广州温度降至5℃,海面上横风横浪,从南沙上船,大概20来分钟就看到舢舨洲。舢舨洲正如其名,像一只小小的舢舨。



1915年,法国人在舢板洲上,建设了指引船只的白色灯塔,如今这座灯塔已经矗立了100年。



这位略显瘦弱的中年人,就是坚守孤岛19年的守塔人黄灿明。十多年来,他从未一觉睡到天亮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要检查灯器电压,有没有烧灯泡,一般白天就上来,检查所有的设备,主灯辅灯,一个电雾号。

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,舢舨洲灯塔已经由电石灯,进化为采用太阳能和蓄电池一体的现代灯器。

在很多人看来,守护灯塔的工作十分简单,无非是开灯关灯,简单保养灯器。

但事实上,要保证灯塔每天都能正常发光,很多琐碎的细节都需要人工完成,擦拭灯罩、栏杆、太阳能硅片上的灰尘和雾水、清洁电雾号、清洗电池头、测量电池电压等,都需要耐心和细心才能做好。

晚上,守塔人黄灿明依旧忙碌,他会用望远镜查看海面的浮标是否漂走,或者损坏、熄灭。

每晚7时、10时,和凌晨4时,他都要起床查看。

守塔人黄灿明每天都会认真地,记录工作日志。



这么多年来,孤岛遭遇过大大小小许多次的台风,去年的台风“天鸽”,让他心有余悸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水位高,浪更高,上次的台风“天鸽”把防护堤都打烂了,现在才刚修好,包括这山也冲得一个一个孔,因为我在这里19年了,对这些都不害怕了。但刚到灯塔那几年比较害怕,风浪吹到建筑,好像鬼哭狼嚎。

舢板洲上的这座灯塔上,每天指引着3000多艘大小船只,出入广州港。



灯塔上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,特别醒目。



守塔人黄灿明19年如一日,护着灯塔,更守护着这片海域的安全。



对现代人而言,守塔这种工作枯燥平淡,孤岛上的生活也很难想象。



守塔人黄灿明,在孤岛上是怎样生活的呢?



舢舨洲是珠江口的一座孤岛,岛上没水没电。太阳能蓄电池的电压很不稳定,冰箱和空调根本无法使用,腌制品是这里唯一的肉食。



守塔人黄灿明每个星期,都会坐快艇去采购食物。夏天的时候只能买一餐肉,冬天就好一些,可以买两三餐肉。平时只能买罐头,腊肠来吃。夏天雨水多,不愁没有水喝。可到了10月份之后雨少了,淡水就要省着用了。

守塔人-黄灿明:

以前这里没有自来水的,主要是靠累积下来的雨水。从2003年开始,广州航标部门每个月都会运送10吨淡水到岛上,黄灿明这才结束了“看天喝水”的日子。

问到岛上他有什么娱乐项目的时候,守塔人黄灿明带“特搜”去到房间,看着这个布满“雪花”的电视,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娱乐了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以前连电视都没有,这七八年有了电视,好了一点,这也没有办法,是这样的了,可能因为信号干扰,架起了天线,只能看三个台。

孤岛上的生活如此枯燥,黄灿明却一路坚持了下来。



“这里是一个孤岛,没人和你讲话,要凭借自己的责任和耐心,做好本职工作,如果给我继续做,我会选择在这里做到终老。”



2003年的一天,海面上突发强对流天气,正在灯塔上巡视的黄灿明看到一艘渔船发生了侧翻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有一次天突然黑了,乌云密布,刮起了大风。当时有一艘渔船翻了,渔民夫妇拿着帽子不停地摆动,我开水务艇出去,将他们救起来。



除了搭救落水渔民,守塔人黄灿明还曾遇见过,被大浪打到岸边的浮尸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看到尸体我就报警了,请人过来收走,我没什么菜,煮了一顿白饭腐乳,请收拾尸体的人吃饭。

在守塔人黄灿明的房间里,我们看到密密麻麻的荣誉证书。



尽职尽责的黄灿明获得了许多荣誉,包括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、“全国海事系统先进个人”等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2002年我拿到了全国五一奖章,其它的是交通部和海事局给我的荣誉。

“我在这么平凡的岗位,领导都给我这么多荣誉,我觉得很开心。

拿到了荣誉,我会更加努力做好本职工作,维护好灯塔的发光达到百分百,保障船只的航行安全。”

然而,无数荣誉的背后,是他对于家庭无法弥补的亏欠。他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但由于长期在岛上的缘故,孩子的成长他完全兼顾不上。

守塔人-黄灿明:

当时我的女儿上学,也有抱怨。“我女儿说,“每个小朋友上学都有爸爸妈妈带,下雨的时候有人给他们打伞,就我没有。”我和她解释,爸爸的工作不在陆地上,在岛上没有办法回来。”



面对镜头,情到深处,守塔人黄灿明有些话想说:

“孩子们,从你们出世到现在,我都没怎么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,爸爸对不起你们俩,希望你们长大了,能够理解爸爸对这份工作的责任。”

其实,守灯塔并非黄灿明的一时兴起。民国时期,他的祖父守护位于虎门大桥附近的金锁牌灯塔,一守就是30多年。



父亲在祖父无法工作时毅然接替了守灯的重任,为航标事业奉献了一辈子。



所以当听到父亲单位招航标工时,黄灿明马上就去报名了,并成功通过考试,成为黄家第三代航标工。



守塔人-黄灿明:

我从小就跟着爸爸弄漂标,对于航标可能有一种缘分吧,自己也喜欢,三代都做航标工作,我的下一代也正在做航标工作。

黄灿明的儿子今年30岁了,从小耳濡目染的他,已经成为黄家第四代航标工。



放眼全国,四代传承的航标世家都是极为少见的。

黄灿明一家的事迹已然成为航标界的一个精神象征。

而舢舨洲也被评为航标博物馆,成了行业的教育基地。

一座孤独的舢舨洲灯塔,一位孤独的守塔人黄灿明。正是它和他,使千千万万只夜航船不再孤独,使千千万万个生命不再孤独。


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?
  • 版权所有:好玩的ag视讯玩法|优惠   地址:广州市海珠区滨海西路40号海星大厦    传真:020-89320603   邮政编码:510235 访问量: 673189
  • [网站帮助]  |  [联系我们]  |  | [粤ICP备16118325号-1]  | 推荐浏览器:IE8.0以上的兼容模式浏览器